张雨生网站 资料 查看内容

张雨生个人档案传记

2019-7-20 19: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1| 评论: 0|来自: 张雨生网站

摘要: 张雨生(英文名:Tom Chang,1966年6月7日-1997年11月12日),台湾国语流行歌手、音乐创作人,以声音高亢著称,成名曲为《我的未来不是梦》。其音乐创作风格多变,故有“音乐魔术师”之称。张雨生在澎湖出生后,张 ...
张雨生(英文名:Tom Chang,1966年6月7日-1997年11月12日),台湾国语流行歌手、音乐创作人,以声音高亢著称,成名曲为《我的未来不是梦》。其音乐创作风格多变,故有“音乐魔术师”之称。张雨生在澎湖出生后,张父原欲以纪念长子出生之地而命名“澎生”,然而少雨的澎湖却下起连日大雨,因此命名“雨生”。1997年10月20日凌晨2时40分许,张雨生驾驶著黑色Saab 900,在台北县淡水镇(今新北市淡水区)登辉大道与中正东路的路口前发生严重车祸,昏迷24日后,11月12日晚上11时48分于淡水马偕医院逝世,得年31岁,后葬于台中市大雅区清泉路大度山花园公墓。


生平

早期

张雨生在1966年6月7日出生于澎湖眷村(笃行十村),父亲是来自浙江嘉兴的军人张建民,母亲为台中梨山泰雅族原住民张惠美。排行最长、下有二弟二妹。9岁时举家迁居台中县丰原市,进入丰原瑞穗国小完成小学教育,国中时就读丰南国中,高中就读丰原高中。联考时,起初只考上私立大学(据说原本考上世界新专印刷科),但基于家庭经济因素,张雨生提出了补习重考的想法。虽然大笔的补习费使张父有沉重压力,但他还是极力鼓励。父亲的支持使张雨生燃起了动力。隔年,原本第一志愿为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系的张雨生与台湾大学无缘,考取了国立政治大学外交学系。

出道过程

张雨生1986年大一时初试啼声,因为他妹妹的去世,参加“木船民歌比赛”自弹自唱进到决赛并获得优胜,使张雨生对歌唱开始产生信心与兴趣,大二开学后随即进了吉他社。

1987年大二时与吉他社同学自组了“Thunder Spot(雷击点)”乐团,开始校际与校外的演唱生涯;同年6月6日,张雨生与其乐团代表政大到台大表演,张雨生的天赋佳嗓被台大的“Metal Kids(金属小子)”乐团注意。后来“Metal Kids”乐团应东海大学之邀前往演唱,但主唱因为感冒无法表演,就找张雨生帮忙,也开启了日后合作之门。大三上时,张雨生以一首描述退役军人生活的歌曲“他们”,得到学校创作歌谣比赛第一名。

1988年3月29日,他与所属的“Metal Kids”乐团荣获中华民国77年(第一届)热门音乐大赛优胜及最佳主唱,也因此获得唱片制作人翁孝良的发掘,加盟翁孝良的“铭声传播公司”。翁孝良的手下爱将除了张雨生之外,另外还有“知己二重唱”的曾宝明和吴志华,曾宝明从小的乳名就叫“宝宝”,而小他一号和小他两号的吴志华和张雨生,就称呼为“二宝”及“小宝”,这就是张雨生外号叫“小宝”的由来。4月,张雨生以一首黑松沙士的广告曲《我的未来不是梦》引起歌坛注意。5月,张雨生参加音乐合辑《六个朋友》的制作、并演唱成名曲《我的未来不是梦》及《以为你都知道》。曾任张雨生经纪人的孙德荣讲过,《我的未来不是梦》当时让许多位年轻人对于未来充满愿景与期待。并于《把爱找回来》合辑中,演唱《把爱找回来》。

1988年8月,第一届热门音乐大赛推出《烈火青春》合辑,张雨生以《最佳主唱奖》得奖人的身份特别演出《烈火青春》及《Heaven on fire》两首歌曲。

同年10月张雨生入围金龙奖最有前途歌艺新人奖,并在11月时发行第一张个人专辑《天天想你》。《天天想你》创下35万张的销售记录,使张雨生成为1988年度唱片风云人物。

张雨生参与电影《七匹狼》的原声带专辑演唱,收录《永远不回头》、《如果你冷》、《我喜欢疯狂》和《看见》四首歌曲。《七匹狼》创下新台币3000万元的票房佳绩,同时张雨生获得1988年度十大歌唱新人榜首。

军旅生涯

张雨生于次年1989年6月毕业于政治大学外交系。8月1日入伍服役(陆军1591梯),分发至宪兵艺工队(宪兵忠贞407梯),张雨生在艺工队期间,努力充实自己,增进自己的词曲能力,并学习keyboard。服役时,国防部直接出直升机载穿着宪兵军便服的张雨生、降落在台湾区运动会闭幕会场,就只为了让他在现场唱一首‘我的未来不是梦’。张雨生7月在入伍前发表的第二张个人专辑《想念我》,于该专辑中亲自创作《他们》,及为王丹创作之《没有烟抽的日子》一诗谱曲,与《就为你》词曲,并且在当兵的同时入围第一届金曲奖最佳新人奖。入伍的第二年,1990年8月台湾漫画家曾正忠发表总共三集的漫画《张雨生大兵日记》,而张雨生在当年9月发表词曲《我爱你》,收录在郭富城《对你爱不完》专辑。并在那年10月入围第二届金曲奖最佳男演唱人。张雨生于1991年6月退伍、军旅生活画下了一个句点。

歌唱事业巅峰

张雨生于1991年10月帮第四届热门音乐大赛推出的青春像把枪合辑中,发表作词我学会飞翔,并由张雨生演唱,另外在该合辑也发表分不清,由王天佑演唱、这一刻钟你在想什么词曲,由刘崇祺演唱。张雨生在1992年2月发表代表作之一《张雨生创作专辑》。此张专辑中的音乐和词曲创作全由张雨生一手包办,并远赴美国进行录音。《带我去月球》的音乐录像带后来代表亚洲区入围1992年的全美音乐录像带奖。同年11月张雨生再接再厉发表第四张个人专辑《大海》(而该作品曾被温拿乐队成员钟镇涛改成广东版本与日本JAYWALK翻唱为日文版本)。《大海》销售突破六白金、并入围金曲奖。

1993年张雨生将演艺触角发展到舞台剧、并在4月时参予演出果陀剧场93年版的《淡水小镇》的演出。张雨生并在同年8月发表第5张个人专辑《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出版。 1994年1月张雨生发表精选辑《自由歌》。

舞台剧的尝试

1993年4月时参予演出果陀剧场93年版的《淡水小镇》的演出,担任主角“陈少威”一角。 1995年11月时参予果陀剧场的《完全幸福手册》的演出,担任“康有维”一角。 1996年7月时参予果陀剧场的《天龙八部之乔峰》的演出,担任“无名高僧”一角。 1997年8月时参予果陀剧场的音乐剧《吻我吧娜娜》,担任该剧之音乐总监一职,张雨生称完成此剧为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理想与现实的挣扎

1994年9月,张雨生发表个人第二张创作专辑《卡拉OK Live?台北?我》,所有歌曲皆雨生自己创作,并以乐团 Live 方式表现,此张专辑将硬式摇滚、R&B、民谣、爵士、Pop、古典、雷鬼的素材都融入乐曲中,加上类似饶舌的数来宝、月琴伴奏的台语念歌、卡拉OK式的流气唱法穿插其间,在歌词内容上更触及到弱势族群、环保、对生命的自省等多元的主题,是张雨生展现其丰富创作力的专辑,更缔造了台湾流行音乐界秒数最长的唱片,全专辑共长约73分钟。此张专辑受到乐评的一致推崇,堪称张雨生转型后的代表作。然而,由于当时台湾乐坛对香港“天王歌手”的狂热风潮,此张专辑卖得只能以“惨澹无比”来形容,更因此让张雨生沮丧难过,甚至灰心了一阵子。

1994年9月于“两个永恒”电视主题曲全集中,与童孔合唱“两个永恒”,并演唱电视剧“像我们这样一个家”片尾曲“家”,收录在“飞碟发烧电视剧精选集(壹)”中。 1994年11月,发表心疼孩子的明天词,收录在钟镇涛《简简单单的生活》专辑。 1995年3月,发表第7张个人专辑《还是朋友》,鉴于市场压力乖乖唱起制式情歌。此张专辑是张雨生与飞碟唱片约满前的最后一张专辑。并于该年4月,发表后现代女性词曲,收录在伊能静《下大雨了も春花开了》专辑。以及该年9月发表我可以放手了词曲、9月流荡曲,收录在陶晶莹《非比寻常》专辑。

转往幕后

1996年1月正式加盟至丰华唱片。并于该年4月于“麻将”电影原声带中演唱台语歌曲“去香港看看”,并与苏芮合唱“Love Potion No. 9”。 1996年8月,张雨生发表加盟至丰华唱片的双EP专辑《两伊战争》,《两伊战争—红色热情》以市场取向为主、《两伊战争—白色才情》以自己创作为主。其中《最爱的人伤我最深》与张惠妹合唱,也是张惠妹的出道曲。于该年9月创作那么词曲,收录在伊能静《自己》专辑。

张雨生在1996年11月参予制作张惠妹首张专辑《姊妹》,并且亲自创作《姊妹》及《水蓝色眼泪》二首歌曲。《姊妹》在IFPI榜上蝉连9周销售第一名、销售量超过108万张。次年1997年3月再次制作张惠妹的音乐专辑《Bad Boy》中的《一想到你呀》、《孤单 Tequila》及 《Bad Boy》3首歌。《Bad Boy》在台湾销售135万张、仅次于先前纪录保持者张学友于1993年发行的《吻别》专辑。张惠妹因为张雨生的协助,从默默无名成为家喻户晓的歌手。 而且在张惠妹专辑之后,先后帮刘恺威创作新引擎曲收录在《La La La 我爱你》专辑,以及动力火车除了爱你还能爱谁曲,收录在《无情的情书》专辑。 在1997年10月发表COOL COOL CAT词曲、哎唷 没什么词曲、BABE让我告诉你词曲,收录在阿妹妹《我要为你做饭》专辑。

在音乐歌舞剧上的表现

同时,张雨生的音乐才华也受到另一群表演艺术人的注意。著名的台湾果陀剧场有一出改编自莎士比亚名剧《驯悍记》的舞台剧《吻我吧!娜娜》打算以摇滚音乐剧的型态呈现,并且要用现场乐队演出,由于张雨生之前也曾经演出过几出舞台剧,导演因而找上他作音乐创作。短短3-4个月间,张雨生根据剧情和每个角色的个性,连写了28首歌曲,他事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这其实是个有点疯狂的任务,因为要兼顾角色个性、故事叙述和演员的演唱能力,真是满困难的。 1997年8月1日,《吻我吧!娜娜》在台北国家戏剧院第一次公演,由《音乐剧王子》王柏森与傅薇担任男女主角。演出后,媒体和艺文界都给张雨生相当的好评,音乐时代杂志的乐评指出,《吻》剧虽长达3小时,但由于张雨生灵活的音乐设计,强烈、抒情、快、慢风格交叉出现,还加入一些特殊效果,不但使每个角色的个性鲜明呈现,音乐丰富,一点也没有拖戏的感觉。总而言之,《吻我吧!娜娜》是一部成熟度很高的作品,带给当时国内的音乐歌舞剧界不小震撼。

致命车祸

张雨生在1997年10月16日发表个人创作专辑《口是心非》。因为这张专辑是张雨生在制作张惠妹专辑之后首次出版自己的唱片,颇受各方瞩目。1997年10月19日,甫发新专辑的张雨生由于当天没有通告,于是在晚上7时到了位于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的果陀剧场,了解果陀剧场即将加演的剧码《吻我吧!娜娜》换角演出的情形,作为修改配乐的参考。看戏看到晚上10时半,张雨生多留了半个多小时才离去,还送果陀剧场演员陈幼芳返家。但张雨生在1997年10月20日凌晨2时40分许,独自驾驶该年7月才刚交车的SAAB-900SE黑色敞篷车(车牌号码:CS-1966),返回淡水镇沙仑租住处途中,行经台北县淡水镇淡金路(俗称登辉大道)与中正东路路口左转淡水镇方向时,在“红树林保龄球馆”前发生严重车祸。由于车速过快,跑车冲上路中央的分隔岛,分隔岛上的路树全部应声倒地。车子并在撞断路灯后,失控冲向对面车道翻覆。车祸当时,登辉大道上高钠水银灯灯杆及其基座被SAAB敞篷车连根拔起,车辆翻覆。警方研判挡风玻璃上的钢梁撞击张雨生头部,是他重伤垂危的致命关键。凌晨2时45分许,竹围派出所接获民众报案,淡水竹围消防小队与派出所于事发后出动救难人员将张雨生救出车外,于凌晨3时5分经救护车送抵马偕纪念医院淡水分院急救。

马偕医院神经外科医师蒋明富指出,张雨生出车祸被送到该院之际,已是到院前死亡(DOA)状态,经医护人员紧急施以心肺复苏术(CPR)及心脏电击后,才恢复呼吸与心跳。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后,张雨生情况回稳,于凌晨5时50分送入一般外科加护病房。在加护病房里的张雨生,迄中午仍要靠呼吸器维持生命,昏迷指数只有三分,病况随时可能恶化。由于张雨生头部和胸部受到了致命撞击,脑部和腹部严重挫伤,已经濒临脑死状态,生命垂危。

张雨生的车祸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酒醉开车,也有人说是疲劳驾驶,甚至分隔岛设计不良也是因素之一。由于当时急救人员急于抢救,以致后来张雨生没有留下酒测的记录。但根据两位在车祸现场将张雨生救出的年轻男子表示,张雨生当时有绑安全带,紧急中他们用小刀割断安全带将张雨生从翻覆的车子中救出,事发时张雨生还有脉搏,现场弥漫着汽油味与安全气囊爆裂后的味道,并没有酒味。广播主持人光禹在节目中转述主治医师的说法,认为呕吐物发酵的味道近似酒味,故不排除有误判的可能。根据丰华唱片说法,张雨生在汽车方面的保险,保险公司已同意理赔,并已于1997年11月理赔(附注:若驾驶人为酒后驾车肇事,保险公司是不理赔的)。张雨生过世后,马偕医院淡水分院也将他的病历做一整理,院长室专员向媒体表示,张雨生的病历中并没有任何有关喝酒的纪录。事后淡水竹围分局送交通大队的车祸报告已以“疲劳驾驶”结案。

张雨生在车祸发生后一直陷入昏迷,昏迷指数一直低荡在三至四分之间;院方一直以药物与仪器维持张雨生的生命迹象,并以抗生素控制感染,病情时好时坏,虽然曾一度好转,但最后仍然不幸撒手人寰。经过24天与死神的缠斗后,1997年11月12日晚上11时48分,张雨生因并发吸入性肺炎,急救无效,病逝于马偕纪念医院淡水分院,得年31岁。

家庭

父亲张建民于2011年5月19日因胃癌辞世,母亲目前则居住台中梨山种植当地高山水果。
下一篇:成功岭受训书
Copyright   ©2006 - 2019  张雨生网站 想念雨生  ( 京ICP证06102602号 )
返回顶部